【永利皇宫登录网址】何人来承担损失,信用卡安全再出遗漏

摘要:我一直以为,把钱存在银行是最安全的。3月5日,站在河北银行石家庄开发区支行门口的李金平眉头紧锁,不停自言自语,三百多万,怎么就这样不翼而飞了呢?
令她不解的事发生在3月2日。李金平回忆称,当天下午3时许,她登录河北银行网银查询账户余额,但吃惊的…

尽管ATM机提现转账、POS机消费仍是银行卡盗刷的主要方式,但是借助网上银行、手机银行进行消费、转账的盗刷案件比例在不断增多。银行卡被盗刷,谁来承担损失?持卡人最关心的莫过于此。在以往的一些判例中,出现过银行全责的;按比例担责的,比例的划分也不尽相同;也有过持卡人的诉求被驳回的。记者就此采访到朝阳法院金融审判庭庭长王丽英,为大家剖析审判当中的“门道”。

   
“我一直以为,把钱存在银行是最安全的。”3月5日,站在河北银行石家庄开发区支行门口的李金平眉头紧锁,不停自言自语,“三百多万,怎么就这样不翼而飞了呢?”

情况1

   
令她不解的事发生在3月2日。李金平回忆称,当天下午3时许,她登录河北银行网银查询账户余额,但吃惊的是,存款余额一栏所显示的数字仅776.17元。而这张银行卡在2月27日尚有309余万元存款,其间也未发生存取款转账等任何操作。

伪卡异地盗刷 法院判银行负全责

   
慌乱之余,李金平随即与河北银行总行取得联系,并向公安机关报案。目前,石家庄市公安部门已成立专案组。

2015年9月6日17点左右,在北京的张女士收到手机短信提醒,其银行卡于当日14点59分至15点02分,通过拉卡拉支付的方式分四次支出人民币20万元。

    巨额交易

张女士立即与银行和拉卡拉公司联系。经询,其银行卡是在广州市花都区一拉卡拉网点发生的刷卡。张女士立即报警。后张女士以银行卡被盗刷为由将银行诉至法院,要求银行赔偿其损失的20万元并支付存款利息。

    事发当天下午,李金平前往河北银行总行,查询银行卡交易记录。

但银行方面认为,张女士经常使用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的方式,且密码只有持卡人自己知道,密码泄露系张女士自身过错,不应由银行承担责任。

   
她提供给记者的一份交易清单显示,3月2日13点19分至14点47分,不到90分钟时间内,该银行卡账户连续发生16笔交易,合计转出3093605元。其中8笔为POS机消费,共计3076089元,8笔为ATM机自助取款,共计17500元,另有8笔因取款产生的手续费用,共16元。

法院审理认为,从涉案银行卡的刷卡记录、张女士挂失、持卡查询、报案情况以及张女士多名同事的证明,可以推断涉案交易为他人使用伪造的卡片进行的交易,在无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况下,法院确认该4笔交易为伪卡交易。

   
这份清单并未注明交易发生的地点。李金平称,河北银行向其表示,这24笔交易发生在深圳和南昌两个城市。“只有一张卡,而且一直在我手上,怎么会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刷卡呢?”

法院认为,涉案银行卡系统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即银行卡背面的磁条信息容易被复制且不能被识别,故银行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存在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违约行为,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张女士虽将银行卡与支付宝关联,但银行并无证据证明张女士本人对密码泄露存在过失。据此法院判决,被告银行给付张女士全部损失20万元及相应利息。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这张银行卡的实际使用者,李金平却并非储户本人。经本报记者了解,此卡的开户人姓名为“刘荣秀”。刘荣秀的儿子田某为河北省石家庄市太行花岗岩防腐装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金平则是公司会计。

法官解析

   
对于这一情况,李金平并不避讳。她表示,该卡2009年开户后一直由她代为管理。

朝阳法院金融审判庭庭长王丽英表示,目前,司法实践中对伪卡盗刷类的案件认定银行担责的意见是比较统一的,区别在于银行担责比例的认定。

   
李金平称,自己跟随刘荣秀一家做生意多年,深受信任,且这张银行卡的主要用途是处理公司流动资金,由她管理并无不妥。刘荣秀的丈夫田某亦称,李金平是除其家人外唯一知道银行卡账号及密码的人。

当中的争议点在于关于密码泄露过错的举证责任是分配给银行还是持卡人,对此实践中也有不同的观点。由于密码泄露的问题举证难度较大,举证责任分配给哪一方会直接影响双方担责比例的多寡。

   
3月6日,河北银行法律合规部总经理助理杜永兵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河北银行已派专人跟随警方前往深圳南昌两地配合调查。

而据记者了解,有的法院倾向于将举证责任分配给银行,即银行只有在确有证据证明持卡人在银行卡的保管和密码的保护方面存在过错的情况下,方可减轻或免除其赔偿责任,反之则银行担全责。

   
杜永兵表示,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这16笔异地交易所涉及的银行为民生银行兴业银行以及江西省农村信用社。但交易地点具体在何处,还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对于移动POS机而言,我们目前查询到的交易地址只是开户行地址,实际交易地点可能在其他地方。”

但也有法院将举证责任分配给了持卡人。因持卡人不能举证证明银行在密码泄露方面存在过错且自己尽到了妥善保管密码的义务,被判承担一定责任的案例也出现过。

    双方各执一词

情况2

    对于此案的责任归属,储户和银行各执一词。

卡借他人使用 卡主担一半责任

   
李金平称,银行卡和U盾始终由其保管,从未给他人使用过,巨额连续交易发生期间,银行卡和U盾也始终在自己身边。她认为,银行未能有效保障存款安全,应为这次事件承担全部责任。

2015年3月24日,章先生发现自己的银行卡在境外被多次消费使用,遂于当日向银行挂失,挂失后该卡又被消费2次。经查交易明细,章先生的卡在3月20日被取款5000元,并在3月20日至25日间在境外以“人民币购汇”的名义共被盗刷12次,总金额13万余元。

   
事发后,李金平刘荣秀及其亲属多次与河北银行交涉,要求银行无条件赔付存款,但被后者屡次拒绝,双方互不相让。

章先生将银行告上法院后,银行提交证据显示该卡并非章先生一人在使用。章先生对此表示认可,并申请朋友张某出庭作证。张某和章先生是同事兼朋友的关系。2014年9月开始,张某使用章先生的卡在国内外均有过消费。后来章先生更是将银行卡短信通知的手机号变更为张某的手机号。

   
杜永兵对记者表示,银行与持卡人签署开户协议时,已经明确要求持卡人保管好自己的信息及密码,不要将卡交由他人使用,在无法确定此卡密码是否泄露的情况下,储户没有理由要求银行承担责任。

张某说,他曾看到过一条银行发送的该卡在境外消费的信息,但由于他和章先生都在国内,且信息中没有余额提醒,他以为是诈骗短信就没在意。后来他又陆续收到多条提醒短信,才赶紧通知了章先生。

    “不能排除银行卡因为密码泄露而被人复制盗刷的可能性。”杜永兵说。

法院审理确认了该案系伪卡交易。法院认为,因银行在银行卡及相应管理系统存在安全漏洞和技术缺陷,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相应责任。但法院同时认定,章先生将银行卡借给朋友使用,且将提醒短信设置为他人,该行为增加了银行卡数据信息泄露的风险,其在5天之内未能采取电话联系客服等方式确认资金安全信息,章先生也存在一定的过失。

   
杜永兵表示,一些不法分子通过在ATM机上安装机器就可以获取银行卡的安全码和客户基本信息,同时在ATM机上安装摄像头,用以拍摄储户输入的支付密码。“犯罪分子可以绕过银行对银行卡进行复制,这样的风险我们是无法控制的。”

据此,法院判决银行按照一半的责任比例给付章先生存款损失及相应利息。

    一位河北银行内部人士则认为,案发之前,这张银行卡的交易情况有些异常。

法官解析

   
交易清单显示,截至2月20日,该卡存款余额仅109758.42元,此后数日没有发生交易。2月27日,该卡发生7笔交易,第一笔交易转出94381.17元,交易方式为“汇兑”,随后6笔均为转入交易,合计转入300万元整,交易方式为“行内转帐”。“一下子转进来这么多钱,没过几天就被人取走了,实在有些蹊跷。”上述人士称。

王丽英表示,对于传统的伪卡盗刷,法院是否判决持卡人担责主要看以下两个方面:是否妥善保管使用银行卡,如对交易密码的保管是否存在过失导致信息泄露;是否存在如因忽视银行发来的提醒短信、发现异常后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等自身原因导致损失扩大的情形。持卡人对于自己负有的妥善保管银行卡及相关信息的义务和避免损失扩大的义务也不能忽视。

   
河北银行内部认为,该卡于3月2日发生的多笔交易,验证密码环节均为1次成功,说明交易者应对密码非常熟悉。考虑到该卡长期由李金平代为使用,不能排除密码泄露甚至有意诈骗的可能性。

情况3

   
不过,杜永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述内部意见只是该行部分人员对案件情况做出的假设性分析,并不代表银行整体立场。“如果经过公安侦查,确实是我行原因导致客户资金受损,我们肯定依法依据程序进行赔付,绝不拖延。”

网银转走 持卡人担一半损失

   
李金平则坚称,银行卡和密码一直由其保管,从未发生过银行卡被盗或密码丢失情况。“一定是银行内部有问题。”

2015年10月27日,魏女士一张银行卡内资金被人通过网上银行的方式分13笔转出61万余元,前12笔转账数额均为5万元,第13次转账14600元后,此时魏女士的账上仅有94.58元。当天,该卡收到魏女士之前做理财的回款100万元及8000余元利息。此时,魏女士并未发现钱被转走,还在网上购买了酒水,并通过支付宝从该银行卡账户中支出3120元。此后,该卡继续被人通过网上银行分21笔转账100.53万元,余额仅剩58.15元。

   
石家庄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案目前已被定性为重大刑事案件,目前警方正在全力侦破,但案情具体细节目前尚不便向外界披露。

魏女士称,案发当天她正在河北参加亲戚婚礼,未收到账户余额变动的提醒短信,也没有收到动态验证码短信。直到10月30日,魏女士发现账户160余万被盗,才赶快报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