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面上流通的大闸蟹券门道很多,部分涉嫌行贿洗钱

摘要:送礼大业
中国人尊崇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见面要礼,临别要礼,办事要礼,行商要礼,感恩要礼,图报也要礼。
无论是曹操赠关羽赤兔马,还是唐明皇送杨贵妃金步摇,礼品自古以来本是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的佳话。但世事演进,有情化为有心,送…

这是中国社会交往中的方式,但是这种交往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异化为不正之风的一种表现形式,这种风气在社会上愈演愈烈,对整个社会的正当的交往起到了一种不太好的引导作用。从送礼券到回收,实现了一个转化过程,实际上是腐败的滋生产品

    送礼大业

关注理由

   
中国人尊崇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见面要礼,临别要礼,办事要礼,行商要礼,感恩要礼,图报也要礼。

过节送什么?脑白金、脑黄金等等都已经成为过去时。今年最流行的,莫过于种类繁多的礼品券。而在礼品券风靡之后,一支回收大军在网络、在街头出没。面值颇高的礼品券转眼变成实打实的人民币。这样一条产业链的出现,让人情往来变了味,成为隐蔽性更强的腐败形式。

   
无论是曹操赠关羽赤兔马,还是唐明皇送杨贵妃金步摇,礼品自古以来本是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的佳话。但世事演进,有情化为有心,送礼这一曾经风度翩翩的亚文化,已演变成一场公关竞争,绑定了利益与身份,其广度与烈度逐日升级。

记者 杜晓 实习生 唐瑶瑶

    因此,超大规模的“礼品经济”诞生在中国,毫不令人意外。

中秋、国庆“两节”临近,形形色色的送礼者逐渐活跃了起来。

   
“礼”倾向于“赠”,“经济”则令人联想到“获利”,当这两个原本对立的词汇在一起,倒诞生了一种新经济模式——在赠送中获利。

与往年相比,今年“两节”期间的送礼现象出现一个十分明显的特征——各种各样的礼品券成为礼品的主力军之一,其背后的玄机耐人寻味。

   
一种说法是,礼品经济实际上是“债务经济”——送礼人的投资,并不指望像商品交易那样获得最大利润,而是希望尽可能多地获得“礼品债务人”,把债务面不断扩大;作为收礼人而言,欠了“债”总是要还的。礼物的施与受,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礼尚往来,而成为各式各样有特定诉求与含义的“合同”。“礼品经济”便成为一种债生债、利滚利的经济模式。

“两节”来临礼品券市场火热

    礼品产业链

随着全国各个湖区的养殖面积今年再度攀高,一场硝烟弥漫的大闸蟹大战如今愈演愈烈。

   
在2011年的一次艺术品拍卖会上,坐在记者旁边、来自浙江临安的艺术品投资客郎华东拍下了超过1000万元的艺术品,其中以古代字画为主。

在“蟹斗”趋于白热化之际,一支“奇兵”意外出现:螃蟹券销量增多。

   
郎华东几乎每月都要来北京一次,因为北京有为数众多的拍卖会。来之前,他需要盘算两笔清单:第一,拍卖会图录中,哪些是自己喜欢、有收藏投资价值的艺术品;第二,未来一段时间办事需要疏通关节的那些人,他们喜欢什么样的艺术品。

“实体店铺销售的生意和往年也差不了太多,但是螃蟹券卖了很多。这个东西和月饼券一样,看起来新鲜,其实也就是大闸蟹的提货券,在大闸蟹还没上市的时候,就开始对外销售,等到大闸蟹一上市,持券人即可凭此兑换螃蟹。所以,有些人称之为纸螃蟹。”北京一家阳澄湖大闸蟹销售公司的销售人员对记者说。

   
“在浙江,送礼送字画是一种比较流行的方式。送礼之前做功课是必要的,以我的经验,对收藏懂行的人,大多喜欢古代字画。”郎华东说,有时一些重要的事情,送人一幅价值几十万元的字画总是需要的。一年下来,送礼金额会达百万元。

据销售人员介绍,这家公司销售的大闸蟹礼品券价格从398元到3598元不等,如果客户有特殊要求,也可定制,金额由客户自己来定。

   
“礼品,首先是商品,它和社会消费品的发展趋势是分不开的。”中国礼品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小鹏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书画等艺术品成为炙手可热的礼品,与近年来拍卖市场的红火密不可分。对于有目的的送礼而言,赠送升值潜力高的礼品,显然更得倾心。

一名接触过水产行业的商人却告诉记者,“螃蟹券赚的是糊涂钱。蟹券上一般只有总价,没有具体的价格,如多少钱一公斤,这让购买的人很难与市场上的螃蟹价格进行比较。再者,螃蟹上市时间不一,价差也很大。此外,产地造假也是极有可能的事。通常购买这些券的都是用来送人的,不会去计较螃蟹券的面值和实际价格是否匹配,往往还总是一味地追求券上的金额大,送人也气派些”。

   
张小鹏察觉到,礼品已经从前几年的实用品居多,产生了品牌化、创意化、收藏化、定制化的趋势。与此相适应的是,礼品产业链也开始逐渐细分,产生了制造商、分销商、终端服务商、采购方、收受者、礼品回收方这一整条产业链。

记者了解到,在“两节”前活跃在市场上的,除了螃蟹券之外,还有形形色色的其他礼品卡。

    礼品产业:近8000亿的市场

北京一家专门从事礼品卡销售的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推出的礼品卡包括各种新鲜水果和农产品,按照礼品卡金额的不一样,礼品的搭配组合也不一样。

    “越在寒冬,越需要为下一个春天投资”

“我们还销售一种自选卡,面值由客户自己要求,凭借自选卡可以选购本公司的任意产品。”工作人员说。

   
有人说,就礼品经济而言,存在一种“压岁钱文化”,即压岁钱每年必涨。同样的,礼品价格每年上涨,送礼的人越来越多。无论经济如何低迷,礼品经济没有寒冬。相反,越在寒冬,越需要为下一个春天投资。

记者注意到,在工作人员提供的自选礼品名录上,有一种“特级大樱桃”,每箱价格上千元。此外,这家公司的礼品名单上还包括“珍品玉石”。

   
人们最能明显感受到的或许是,以茅台为首的烟酒类品牌,其目标市场已经从大众市场转向了高端礼品市场。只有价格不断上涨,才能体现其身份的高贵,才能成为“有头有脸”的礼品。为此埋单者,大多是富裕阶层,而他们的目的,往往是打通权力网络。

“月饼券金额不太大,一盒也就几百元钱,但一些礼品券、卡的金额特别巨大,这也是一个负面问题。亲人、朋友之间送礼无可厚非,但是国家公务人员应该遵守廉洁从政的规则,千万别把节日变成让企业招待自己的机会,收受一些比较贵重的礼品券。”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

   
一个极端的例子是:岁末年初,建筑设计师王先生因为有送礼需求,且又担心茅台再涨价,遂以1500元每瓶的价格囤了53箱53度茅台,总计花费95.4万元。但随后,他采购的这批茅台被证实全部是假酒,王先生买了个近百万元的教训。

礼品经济大潮下现灰色循环

   
中国人每年花在礼品上的钱有多少?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因为这是一个跨越多行业、错综复杂而又相对隐蔽的市场。

为了进一步了解礼品券、卡的流通情况,记者又来到北京一家商场,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人上来询问记者是否需要卖礼品券或者购物卡。商场的服务员告诉记者,这些人是专门收购礼品券或购物卡的“黄牛”。

   
张小鹏所在的中国礼品产业研究院,应用国家统计局、商务部、行业数据,对礼品行业进行了个体与团体分类统计测算,得出的数据是,个体的年礼品需求在5055亿元,团体的年礼品需求在2629亿元,相加得出目前国内礼品市场的年需求总额在7684亿元左右。

“什么样的礼品券都收,月饼券或者购物卡都行,你有多少?我都能收。”“黄牛”说。

   
如果再问,接近8000亿元的市场中,谁是中国最大的礼品公司?答案更难得出。因为,眼下几乎一切皆可为礼品。倘若你喜欢送汽车,最大的礼品公司便是最大的汽车公司,倘若你喜欢送黄金,最大的礼品公司便是最大的黄金公司。

记者向对方询问收购礼品券或购物卡的价格。

    然而送礼总有偏好,现在人们流行送什么?

“如果是这家商场的购物卡,按卡面金额的九五折收,如果是其他的礼品券,就得看具体情况了,大厂家的、有名气的贵点,一般的便宜点。”“黄牛”回答。

   
张小鹏告诉记者,大约五年以前,随着房地产行业发展火爆,家纺、小家电、餐厨用具是流行的礼品。近年来,电子产品大行其道,从摄像机、照相机到电子书、平板电脑。“像汉王,他们60%的终端需求是礼品需求。”张小鹏说。

“最近生意不错,卖的人很多。有的人手头礼品券一大堆,就拿月饼券来说,谁没事能吃那么多月饼呢?”“黄牛”说。

   
汉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工作人员杨帆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与苹果针对年轻人群不同的是,汉王的商务产品大多定位50后、60后人群,“而这些人恰恰是被送礼的高峰人群。”

实际上,近年来,月饼市场“券比饼多”的现象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在奢侈品消费中,礼品馈赠需求也是重要组成部分,这是中国奢侈品市场不同于欧美日韩的一个显著特征。根据战略咨询公司贝恩公司2011年12月发布的《2011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2010年,中国消费者的奢侈品消费总额达约2120亿元人民币。2010年、2011年两年,送礼主导的消费占中国奢侈品消费的份额超过30%。路易威登、香奈儿和古驰是中国最受欢迎的奢侈品牌。

上海财经大学世博经济研究院的一名研究人员认为,从需求的角度看,“礼品经济”是催生月饼券市场的根源,送礼需求超越了消费需求,使得礼品券脱离实物,具有了金融属性。从供给面上看,正是由于看到礼品券有利可图,酒店、宾馆、餐厅等本来和月饼券并无关系的厂商、企业也开始发券,“黄牛”从中获利,“空赚经济”的泡沫就做大了。

   
“起到身份区隔作用”是人们乐于赠送、消费奢侈品的一个重要原因。“把奢侈品作为商务礼品,可以体现我的品位和社会地位,当然也可以让收礼者感受到被重视和尊敬。我相信它们可以帮助我更好地达到商业目标。”在贝恩公司的调研中,一位奢侈品消费者如此反馈。

今年以来,在大闸蟹市场也出现了类似的状况。

    高端定制:没有最贵,只有更贵

“据我所知,有相当一部分人都在炒卖螃蟹券,利润甚至可能接近甚至超过实体店铺。”上述大闸蟹销售人员说。

    “只要工艺能达到,没有做不出来的”

而在各类礼品券、购物卡泛滥已然形成泡沫的背后,却暗藏着更深层次的问题。

   
“客户需要定制什么形式的金银产品,只要工艺能达到,没有做不出来的。”中国黄金集团黄金珠宝有限公司大客户部业务员黄先生(化名)如此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对此,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说:“在我们的生活中,以购物卡为发端,各种形式的有价证券、支付凭证和商业预付卡不断出现,如礼品卡、提货券、消费卡等名目繁多。这些物品作为经济高速发展社会中快捷方便的支付方式,加之其自身所具有的非实名制等特点,成为当前社会中行受贿对象的香饽饽。”

   
2012年元旦假期,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安定门外的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旗舰店。年底本来就是黄金销售旺季,再加上金价跌至半年新低,店内人头攒动。但来这里的顾客大多以购买首饰、投资金条为主。真正大手笔的黄金采购交易,是在黄先生所在的大客户部完成的。

“如果把巨额的金额放在礼品券、礼品卡内送给国家公职人员,也构成了行贿罪。”刘俊海说。

   
四年前,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把原本各旗舰店单独受理的定制和团购业务集中,统一由中国黄金集团黄金珠宝有限公司大客户部来受理,为企业、个人提供金、银等贵金属的专属定制。

“这是中国社会交往中的方式,但是这种交往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异化为不正之风的一种表现形式,这种风气在社会上愈演愈烈,对整个社会的正当交往起到了一种不太好的引导作用。从送礼券到回收,实现了一个转化过程,实际上是腐败的滋生产品。”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王敬波说,某些接受礼品卡、礼品券的行为,实际上也是腐败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只不过是一种隐性的表现形式。因为其中有个转化过程,是比较隐性的,不那么赤裸裸,所以比较容易被人接受,不管是收的人还是送的人,在心理上都相对好接受一些。但是因为有礼品券、购物卡回收这样一个社会产业链的存在,就很容易实现金钱的转化。

   
黄先生介绍说,金银产品定制没有限制必须达到多少件或多少钱,也没有限制必须是团购,但来此购买的一般都是企业,而且都是大笔采购。因为定制需要根据客户需要专门打造一套模具,光模具的价格就在6000元到8000元左右,如果买少了,成本就上去了,并不划算。

节假日送礼是腐败一部分

   
除了模具费用,定制黄金产品还有两项费用:第一,工艺成本,每克30元;第二,基础金价。“付了预付款,客户就可以登录中国黄金网站,网站每天9:30至15:00提供实时黄金价格。客户可以选择某个时间段的金价来付款。”

针对于当前有价礼券越来越多的趋势,海淀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建议,应该加强对礼品券等各类有价证券、支付凭证和商业预付卡的管理,建立礼品券购买、使用实名制。此外,在实名基础上建立监管备案制度,使得监管机构对礼品券所属权益实行全过程动态监管,保证礼品券所属权益和使用明细的透明化,从源头上防止礼品券演变为行受贿工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