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错了怎么着,考验投资者信心

  永利皇宫登录网址 ,编者按

摘要:
5月22日,张育军调研证券公司,要求机构警惕两融风险;彼时券商融资融券余额高达2万亿元,每天融资买入额也高达2000亿元。7月8日,张育军召集多家券商负责人开会,对维护市场稳定提出五点意见,自此展开了一轮救市行动。
… …
…  A股断崖式暴跌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9月16日下午,A股市场在没有任何利好消息中莫名出现了千股涨停。收市之后三个小时,中纪委官网发出消息,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张育军被调查显然已经被市场洞悉并做了利好的解读。  不过,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一个专家级的领导落马怎么反倒成了利好的理由?  不管怎么说,张育军可以算是证券行业的权威。现年52岁的张育军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他曾执掌深交所8年时间,在任上筹建了创业板,随后转任上交所总经理。不论证券理论还是实务,张育军都堪称熟悉,他也是迄今为止国内唯一执掌过上海和深圳两大交易所帅印的官员。同时,他还拥有北大经济学博士、人大法学博士学位,硕士则毕业于被称为金融界黄埔军校的五道口金融学院。  市场显然将张育军与中信证券窝案联系在了一起。  9月15日,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运营管理部负责人于新力、信息技术中心副经理汪锦岭等人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调查;而在半个月前,还有包括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徐刚、金融市场管委会主任刘威等在内的4名中信证券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被采取强制措施。  张育军与程博明师出同门。中信证券被市场怀疑在救市过程中牟利,而张育军则据说是本次救市的总指挥。  就在刚刚过去的三个月时间,中国证券市场经历了从大涨的牛市迅速成为暴跌的熊市,市场参与者几乎悉数深套。  屡屡千股跌停、偶尔还有千股涨停;股指都呈断崖式下跌;数百家私募基金被迫清盘,公募基金则被深套,散户就更如任人宰割的韭菜。  张育军究竟哪些方面违纪无从考证,但其被查似乎与本轮股市大动荡不无关系。  张育军做错了什么?根据公开报道我们可以发现一些线索。  4月16日,张育军曾召开会议,称两融业务运行良好风险可测可控,券商不得开展场外配资、伞形信托;彼时证券市场呈现加速上升的状态,日均成交量高达2万亿元。此次言论似乎表明监管层一直明白场外配资,但只是要求券商不得参与。  5月22日,张育军调研证券公司,要求机构警惕两融风险;彼时券商融资融券余额高达2万亿元,每天融资买入额也高达2000亿元。此时监管层似乎已经感觉到了配资风险,但并没有做深入调研,至少时至今日没有看到监管层呈现出一份关于场外配资的数据报告。  6月15日,上证指数跌2%,次日再跌3.47%。自此拉开了A股市场一泻千里的大跌序幕。从6月15日到7月8日,上证指数暴跌31.52%,深成指跌38.28%,期间两市成交近30万亿元,总市值损失20万亿元。此种跌速甚至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  7月8日,张育军召集多家券商负责人开会,对维护市场稳定提出五点意见,自此展开了一轮救市行动。  包括中信证券在内的21家证券公司决定以2015年6月底净资产的15%出资,合计不低于1200亿元,用于投资蓝筹股ETF。本可以给实体经济输血的IPO也宣布暂停,甚至已经参与打新的资金都被退回到账户。  高盛指出,中国为遏制股市下跌而投入的救市资金达1.5万亿元。根据Kinger
Lau等高盛策略师撰写的一份报告,所谓的“国家队”仅8月份一个月就投入了6000亿元救市,而迄今投入的资金总量相当于中国流通股市值的9.2%。  如此多的资金不仅没有救起A股市场,反而屡屡出现千股跌停的现象。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救市中间出了问题。张育军是否与中信证券窝案有关无人知道,但从市场暴涨暴跌中显然可以看出监管层存在的核心问题。  首先是对于场外配资的态度,从先前的暧昧态度到后来的突然出击要求平仓,中间没有任何的缓冲余地,也没有看到对场外配资的详细调研和出现意外情况的预案准备。据券商估算,场外非法配资盘至少在上万亿元,加上7000亿元的伞形信托和2万亿元的融资融券,杠杆资金高达4万亿元。当时市场日总成交额不过1.5万亿元,而在配资盘集中的中小创市场日成交量不足5000亿元,上万亿元的配资集中平仓想不造成踩踏恐怕也难。  其次是救市过程没有详细研究和部署,奇怪的是拥有上万亿资金并承担救市大任的中证金根本不了解市场,更没有操盘手,最后只好任由几大券商派出操盘手替中证金买入股票。问题随之而来,各大券商都有自营资金入市且几乎都被套牢。在这种毫无监控和协调的操作中,各券商利用资金优先救自己的重仓股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而在下跌过程中各路机构利用股指期货做空牟利成了首选。这样一来整个市场除了中证金之外都成了空头,中证金的操盘行动也就成了各路机构牟利的对手盘。最终也就只能以救市资金消耗殆尽而告终。  虽然暴跌始于配资强平,但监管层却始终未见收手。就在8月下旬,张育军再次在乌鲁木齐召开会议,称要反思这次证券市场波动的问题,并仍要求及时清理配资。后来甚至连伞形信托产品也被要求限期平仓。  毫无疑问,张育军是资本市场的一流专家。然而,资本市场专治各种不服,不管是多年赚钱的“股神”,还是长袖善舞的资本玩家,在变幻莫测的资本市场面前都很脆弱。没有实战经验的专家无视市场规律一样会被反复扇脸,此轮股灾及后来的救市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市场教育课。股灾既教育了投资者要控制风险,也明示了市场规律绝不可违。监管层为了清理2万亿元的场外配资,结果不仅让资本市场损失了20多万亿元的财富,还使A股市场从有利于改革的牛市变成了奄奄一息的熊市。  正如许小年教授所说,监管层最大的问题在于缺乏常识。张育军的问题恐怕也在于此。

    A股对救市资金忧心忡忡,因为它始终不是常态;A股又渴求救市资金,并已经形成了依赖。救市资金还在吗?没人知道。但是救市资金没有动手,这却是无法隐瞒的。7月27日,救市资金忽然间没有了踪影,A股市场在午盘便失去了支撑的力量。A股“断奶日”,这会不会只是一次“压力测试”?

  核心摘要

  “今日国家队资金刚刚尝试‘断奶’,还并未退出,市场便出现如此大的动荡,显然此时谈论救市成功并寻求退出方式是不合时宜的。”参与救市政策制定者坦言,目前市场面临着两大压力的考验,这也是“救市”政策的关键,一大压力便是国家队资金的参与力度与市场再度疯狂的平衡,另一个便是“救市”与去杠杆化目标的“求同存异”。

  本报记者 罗诺 北京报道

  7月27日晚间22时之后,对于市场关于“‘国家队’已经撤出,不再救市”的猜测,证监会[微博]以“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的方式回应称:这完全不符合事实。证监会将继续把稳定市场、稳定人心、防范系统性风险作为工作目标,全力做好相关工作。中国证券金融公司没有退出,并将择机增持,继续发挥好稳定市场的职能。

  而对于“近期有一些个人大户集中抛售股票,是否存在恶意做空的情形”,证监会则表示:不排除有这种可能。证监会正组织力量对有关线索进行核查,一经查实,将严厉惩处。欢迎社会各界向证监会举报,提供线索。中国证监会证券期货违法违规行为举报中心的举报电话是:88060082,88060055。网址:

  7月27日晚间,北京,原本晴朗的天气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席卷得飞沙走石,正如当日的A股,在经历了近半个多月的多部委联动“救市”之后,正待冲击4200点成为众望所归之时,一场大跌比这三伏天的大雨更为猛烈地向市场的“信心之火”上瓢泼而去。

  这是一场超乎大部分人预期的大跌。

  当7月27日下午,上证指数最终定格在3725.56点且跌幅达到8.48%时,这一单日跌幅创下八年之最的纪录让原本已经让人渐渐淡忘的“股灾”之殇又仿佛一下子被撕裂出一道猩红的口子。

  “大跌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这是在当日众多专业投资微信群中,作为专业机构的投资人士所谈论最多的一句话,事实上至少在当时盘中之时,整个市场的基本面层面并未出现任何超预期的利空消息。

  当日上午走势还在预期中,但午盘后,情形突然急转直下,纵观整个盘面几乎没有一点抵抗力。

  “国家队的‘救市’资金几乎一改前几日的策略,面对这千股跌停之势,几乎没有想要‘拯救’的想法。”北京一家私募投资机构负责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担忧地表示,“这是否意味着国家队‘救市’已经完成阶段性目标?”

  虽然尚不清楚为何国家队在当日突然面对大盘大幅调整而“袖手旁观”,但当日统计数据显示,创下巨幅下跌的一个主因也的确是“大资金”的按兵不动。

  而在“买盘”蛰伏之时,“抛盘”的压力——来自场外配资清理的压力依然未减。

  7月27日晚间,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在前期对恒生网络场外配资专项核查基础上,当天证监会组织稽查执法力量赴上海铭创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浙江核新同花顺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进一步核查相关线索,监督相关方严格执行证监会相关规定。

  或许,在经历了国家队资金“护航救市”之后,被“呵护备至”近半月之久的A股市场正在迎接其“断奶”的考验。

  “断奶”日的考验

  “今日断奶,下跌幅度较大,尾市买入些。”这是知名的“资本大鳄”刘益谦在7月27日下午5时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写下的一句话,而其配的图则是当日上证指数的K线图。

  对于刘益谦而言,其过往在国内资本市场的传奇早就被人大书特书,而其在这次“救市”过程中,久别二级市场多年的他不仅重返“大户交易室”亲自操盘,更担任起了民间大佬“救市”的旗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