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遵守一条铁律年赚300万,90后做着股市造富梦

摘要:炒股未必会赢,但是错过牛市,你一定输
牛市之下,炒股者众,大学生陈明和他的同学也没有错过这场盛宴;对于炒股,他们都有自己的思维
牛市之下,股民的身份也变得多样化,其中有金融才俊,也有市井大妈,当然,还有学生。
日前,记者采访了广东一高校商学院…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炒股未必会赢,但是错过牛市,你一定输”

图片 1

  牛市之下,炒股者众,大学生陈明和他的同学也没有错过这场盛宴;对于炒股,他们都有自己的思维

股市无常,连续“红”了几周的大盘就3月8日上周五的开盘上跳空大跌,这是中国股市自2018年10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牛市之下,股民的身份也变得多样化,其中有金融才俊,也有市井大妈,当然,还有学生。

盘面上,两市逾3200只个股下跌,10余只个股跌停。板块上,无一行业板块上涨,农业板块跌幅最少也超1%。非银金融行业板块跌幅较大,超过4%;通信、钢铁、国防军工、机械设备等行业板块跌幅均超过2%。

  日前,记者采访了广东一高校商学院某班的几位研究生。作为即将或已在从事金融行业的他们,都已经投身了股市,各种相关话题是这个班里最热衷于讨论的话题,就连他们的教授也常常主动给学生荐股。

即便如此,也没浇灭90后们对股市的好奇和热情。

  但现实却是,大部分的人在这一波牛市之下都不算获利太丰,鲜有的几个获利者认为,在股市之中再牛的人也不过是一只“蚂蚁”。

“日入6000”、“一周赚的比一个月都多”“三天本金翻倍”,春节沪深两市开门红后的一个月以来,种种对于股市的神话、憧憬蔓延在年轻人的聊资当中。有人四处询问如何开户,也有人觉得股市距离自己还很遥远。

  那为何还要投身股市?他们说,“炒股未必会赢,但是错过牛市,你一定输。”

周刊君就此采访了五个股市中的年轻人,其中,有人套牢,也有人稳赚。归根究底,投机盛行的股市是一场零和博弈,有人赚就有人赔。

  ■新快报记者 郭晓燕 实习生 张琦

“不怕踏空,就怕套得更牢”

  陈明的父母是中国第一代股民,他从小在饭桌上听着父母谈论股票长大

图片 2

  陈明是班里大家公认的“股神”,这不仅仅因为他在股市获利颇丰,还因为他是班里投入股市本金最多的人,也就是班里的“大户”。

作为老股民,不怕踏空,就怕手里的股票涨的不够多。无论牛市还是熊市,淡定是我这样老股民的自我修养,不然早都心脏病发了。

  陈明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出生于股民家庭,父母都是中国第一代股民。他从小在饭桌上听着父母谈论股票长大。

我投入了七位数在股票市场中,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多。

  到了初中时,父母开始教陈明如何看K线图,如何通过新闻炒概念股,陈明说这是他们交流感情的方式之一。那时他对股票没有非常具体的概念,粗浅的印象是“感觉就像菜场的菜价一样,下雨前囤点菜,低进高出准没错。”

我08年年开始炒股,当时觉得反正资金也没有什么好去处,没做生意,所以买一些安全的蓝筹股票还是比存银行合适。作为一种理财方式,就这样开始了一个股民的历程,投入了几万块在股市中。

  彼时陈明对从金融市场获利还暂时没有兴趣,他还是酷爱生物工程,并如愿考取了生物工程专业。大学四年,他说自己是个超级学霸,一心搞学习,梦想着能进入类似哈佛这样的高等学府继续深造。

2008年中国股市正经历美国经融危机带来的环球股灾,当时中国股市一方面受到这个影响,另一方面也在2006年和2007年的阶梯上涨之后,上证综合指数突破6124点的至高点,于是在2008年一年连续下跌,上证指数从5400多点跌至1800多点。经历了这轮断崖式下滑,新股民们上了惨痛的一课。

  只可惜,由于私人原因最终他没能出国。那时他突然觉得实现财务自由非常重要。他最开始采取的方式是和朋友一起经营淘宝的国外代购,从国外的网站上低价收购摄影及音响类器材,然后高价在国内出售。他严格遵循着父母在炒股市场中的教诲,生意做得很不错,最多的时候一个月的流水都有近60万。但是后来却因为和合伙人闹翻而退出。

我一开始还是理性的将炒股当做理财方式。2014年、2015年期间,看到其他的股民都在疯狂赚钱,渐渐的我也手痒了,为了追求更多的财务收益,逐渐投入更多的钱,直到7位数。

  连番打击后,2010年9月,还在读大学本科一年级的他,以曾经公司创始人的身份在银行借贷了10万进入股市,谁也没有告诉。

2015年7月开始股市停止上涨转为下跌,并开始持续一年的跌跌不休。其实那时候退出还不算很痛,最痛的是我想我能够通过股市自己赚回来。于是在2016年和2018年遭遇持续套牢。

  他为自己制定了如军规般严格的“纪律”,“在股票市场不能当赌徒”

十年股民生涯至今,我投入的钱大概被股市抽走了四成。后来看到股票一直涨,我却不敢入手了,不怕踏空,就怕套的更牢。目前只是希望赚回自己之前赔掉的本金,就立刻戒掉股票。

  回想起那段日子,陈明说那是一段惶惶不可终日的岁月。那时股市不算太好,想要赚钱本来就难,加上是借来的钱就更加紧张了,于是每日紧盯屏幕,入手八九只股票,其他事情也顾不上了。

所以你问我2019年开门红和后来的涨势,说实话,我不是很激动。我看到最近的股市段子,形容我这个老股民和2019年这一波新股民很贴切:踩踏式买入,股灾式上涨,懵逼式新韭,惶恐式老手,理性式踏空!

  幸运的是,他靠着在饭桌上“偷听”父母的谈话,并没有亏太多,顺利过渡到2012年。

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解除套牢。股市有风险,有人赚就一定有人赔。

  在那段日子里,陈明说,学习到最多的就是心态调整。

“2018年你只要空仓,就能打败99%的股民”

  在他看来,如果把技术、心态、消息这些影响炒股的因素排个序的话,心态一定是处于第一位的。“其实,到最后你会发现,炒股就是拼心态。”

图片 3

  他为自己制定了如军规般必须严格遵守的“纪律”:熊市买入的股票一天不赚钱必须卖,牛市股票亏15%必须卖。“很多人会有感觉,也许股票还能涨回去,事实也可能是这样,但是我坚决不跟感觉走。纪律必须要遵守,在股票市场不能当赌徒。”

再给我一次机会,2017年我绝对不会进股市。

  从去年年中至今,陈明用200万本金获得了300万浮盈

2016年我大学毕业,2017年我逐渐有了自己的一些积蓄,于是用一两万工作一年的积蓄开了户进入股市。

  靠着自己制定的“铁律”,在股市“战场”他越来越有信心。

在2016年开年股市已经经历继续疯狂下滑,年初四天内市场发生了4次熔断,1月4日当天仅交易了140分钟蒸发市值近4万亿,导致熔断机制实施8日就惨遭暂停。

  他把自己买的股票,分为金融板与创业板。金融板的股票相对稳健,波动不会太大,而创业板虽然高风险、高收益,但牛市时可以通过各种概念来尝试。再通过SAR指标、K线图等技术指标分析,再加上股票选择来组合所持有股票。

2017年6月,认为已经跌到低点的我,开始进入股市,一开始也赚了一些。那时候,我看着上证指数从2800点涨到3000多,是上涨的波动,万万没想到,其实3000多点已经到达那一拨牛市的顶峰。

  陈明说这就是自己构建的炒股思维,“人人都认为自己是股神,其实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炒股思维,并坚信自己是对的。”

2017年股市下跌的过程中,我陆陆续续补仓了5万元左右。我操作的比较频繁,亏的也比较多。到了2018年,眼看股市断断续续跌了一整年,我想传说中的低点是不是终于要到了,加上在各种媒体、电视上看到专家的解说,也有一部分因素是我也希望大盘上涨就相信了。于是,在之前的几万块的基础上,又投入了10万元。

  从去年年中至今,现为广东某高校研一学生的陈明,用200万本金获得了300万浮盈。

万万没想到,2018年大盘跌的比2017年还惨。2018年,股市大盘从3400点的上证指数,一路下跌至2400点,通杀了99%的中国股民,很不幸我也没能在那1%。有人说,在2018年只要空仓不炒股,就已经能够赢了99%的股民。我也在2018年,赔了我投入资金的50%到70%。回头看,我只是希望当时能有人劝我收手,或者一开始就别来。

  他说自己从去年2月,已经嗅到了牛市的味道。陈明说,这是有理有据所得,那时候一般企业融资成本很高,央行马上要靠降息来打破这个僵局,几个月后,他发现股票买入和卖出的量完全不同了,“那是新的牛市要来临的信号,我已经期盼很久了。”

总结一下,两年时间,赔了8万,在股市上我已经超前消费了未来3年的工资。

  现在每天早上九点多,陈明都会打开电脑,登录他的股票账户,等着开盘时间,赶紧盯十分钟的大盘。在短短10分钟里,他要大致分析一下今日的大盘行情和个股走势。

“小心驶得万年船,我现在这样赚点零花钱挺知足”

  但他不再像最初时股票大盘不离手,一天大概只盯盘6次。

图片 4

  除了找到一份好工作,牛市成了大家对未来实现财富自由的最大寄托

在牛市里疯狂的90后大有人在,而我是相对冷静的那一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