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理财,打击变相揽存乏力

  今年6月末银行理财产品曾经出现过3天期限产品8%、9%的高收益率,用高收益率的银行理财产品代替高息揽储已经成为业内的惯用手法。在趋紧的资金面背后,银行理财产品发行也是节节攀升。

  银行理财产品泛滥而不规范的格局持续已久。频繁发行、收益不明、欺瞒误导、借道揽存和兜售保险等现象层出不穷,从而使得银行理财产品市场混乱不堪。

  前述广东省银监局相关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称:“大部分银行的理财产品都已经有风险评级,一般是在合同中注明‘本理财产品在银行内部风险评级为某’的字样。在客户第一次购买理财产品时,有些银行会选择为客户做一个测试,以便评估这款产品适合怎样类型的客户来投资,比如低风险的适合保守型、稳健型的客户,高风险的就适合进取型客户等等。”

  不规范的表现远不止这些,踢“擦边球”、“似是而非”的现象时有出现。此前银监会曾点名批评的6大违规操作,其中就有浦发银行(600000)发行的票据资产理财产品。有些银行甚至在理财产品市场上,长年官司缠身,导致其“急刹车”,最后不得不改变研发策略,例如渣打。

  而风险评估过于模糊、收益保证无法落实、利用超短期理财产品在季度末年末时变相揽存,已经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针对这种现象,10月9日晚,银监会正式出台《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在理财的风险评估、保证收益、变相揽储等方面做了细化,厘清了理财买卖双方角色,希望将“变味”的理财引向正轨。该《办法》自明年1月1日起施行。

  上半年,短期类高收益的理财产品泛滥,投资期限为7天、10天的产品预期收益率可高达10%以上,业内哗然。高息揽储的事实不言而喻。

  去年部分银行被曝光用金表、现金高息揽存被银监会铁腕处罚后,每逢月末、季末,理财产品市场就出现收益率飙升的局面,为的就是吸收更多存款冲刺存贷比指标考核。

  当然,没有一家银行承认自己发行的产品涉嫌违规,何况高息揽储是明令禁止。众所周知,高收益伴随着高风险,而且也是超短期,风险更是无法预知。所以,有几款产品顺势被疑与高息揽储脱不了干系。比如中国银行(601988)投资于债券市场等资产的“中银稳富”BJ2011003-49人民币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也达到7.2%,北京银行(601169)2011年“心喜”系列201132601号、201108102号,均为人民币SHIBOR挂钩理财产品,投资期限分别为7天和14天,年收益率分别达到8.4708%、8.2138%。

  时代周报记者登录各家银行网站查询系统发现,许多银行已经在产品信息中表明风险分级情况。例如民生银行(600016)采用从1级至5级风险逐渐递增的标示方法,招商银行(600036)网上所发售的理财产品分为“极低”、“低”、“中等”、“较高”、“高”至“极高”风险等六级。

  “往后银行做产品限制越来越多了”,部分银行理财柜台不再主销理财产品,而是改卖保险产品

  理财产品门槛提高

摘要:往后银行做产品限制越来越多了,部分银行理财柜台不再主销理财产品,而是改卖保险产品
近日,银监会连出两记重拳,先是正式印发《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紧接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商业银行理财业务风险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除此之外,一家股份制银行的个人金融主管表示,尽管目前还没有接到正式通知,但对于风险提示、风险评估、收益率估算等等,很多银行都已经在做了,只是可能还不够完善。

  一家外资行回应理财周报记者说,银监会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通过理财产品或其他任何方式变相高息揽储和违规揽储,高息揽储是指金融机构在办理储蓄存款业务过程中、违反利率规定,擅自支付手续费、补贴、实物等变相抬高储蓄利率的一种揽储方法。

  同时,《办法》规定,商业银行需要自主对理财产品进行风险评级,理财产品风险评级结果应当以风险等级体现,由低到高至少包括五个等级,并可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细分。

  谁与高息揽储脱不了干系?

  此次《办法》将理财产品的风险分级与销售直接挂钩。风险评级为一级和二级的理财产品,单一客户销售起点金额不得低于5万元;风险评级为三级和四级的理财产品,单一客户销售起点金额不得低于10万元;风险评级为五级的理财产品,单一客户销售起点金额不得低于20万元。

TAGS:类别奢侈当头限字碰希望挂钩创新理财银行

  《办法》原文称:商业银行不得将存款单独作为理财产品销售,不得将理财产品与存款进行强制性搭配销售。商业银行不得将理财产品作为存款进行宣传销售,不得违反国家利率管理政策变相高息揽储。银行理财产品宣传材料应当在醒目位置提示客户:理财非存款、产品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理财市场乱局,源于监管层

  该理财经理称:“有些客户并不喜欢这种模式,对于那些已经事前了解产品风险的客户来说,过于繁琐的提示显得有些麻烦。”该经理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传统的风险提示有机械古板之嫌,并且无法规避许多意外。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在对理财产品进行监管的同时,还应对银行存贷比的考核方式进行调整,改变季末、年末单一时点的考核办法,从而令理财产品发行回归正常状态。”金融专家李哲表示。

  尤其2011年,央行数次上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银根日趋收紧,而银监会将按月度监测银行的日均存贷款流动性水平,使得银行信贷资金量更加有限,投放方向也更趋谨慎,在市场资金长期低迷的情况下,银行发掘出一条通过发行短期和超短期理财产品的道路寻求解困。据理财周报零售银行实验室监测,截止到6月30日,国内各商业银行共发行了9371款理财产品,其中三个月以内的短期产品共计7732款,占到总发行规模的82.5%,规模史无前例。

  中国银行(601988)广州某支行的一位理财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保本型或低风险的产品,本次《办法》影响不大。“银行理财产品一直都是门槛5万元的准入标准”,该经理坦承,对于一些中等风险以上的产品来说“具有一定影响”。

  银监会曾多次通知,以高息揽储为目的的短期理财产品不能发行,但何为高息揽储?

相关文章